2021-04-26
小镇

仿佛掉入了时间的缝隙,你开车偶然地路过这里,惊讶于大城市光鲜亮丽的肌体下竟滋养着如此灰败而生机勃勃的角落,像在视线之外默默滋生的头屑、体毛,或痦子。

马路上那些被陨石砸落出的亘古就存在的史前坑洞,路边经年不扫其断层已可作为年代鉴别之用的灰堆,那不断侵蚀着人行道如藤蔓攀绞树干的杂货铺摆架、汽修店零件、大排档的桌椅板凳招牌灯箱等,那混着铁锈跟灰尘的嘈杂气味,那路灯投下的昏黄幕布,躺椅上赤裸着的或滚圆或干瘪肚皮,无一不搅动着你年代久远的记忆,仿佛你已退回至童年深处,正蜷缩于时间的子宫中打量这一切。

从黑夜的暗门中,人们三三两两地走出来。有些身着统一的制服,让你推断附近应有一个规模中等的工厂。他们年轻,刚从一天劳作的禁锢中解放出来,充满了疲惫的活力。你看到年轻的姑娘们舒展着幼兽般的身体,任凭衰老的路灯舔舐着她们娇嫩的耳垂、脖颈和小腹。她们周围,年轻的小伙子们勾肩搭背,或嚷或笑,跳跃着原始的狩猎之舞。空气里充斥着荷尔蒙的醉意。这些嘈杂而莽撞的兽群们,或大声喧哗或窃窃私语或眉来眼去或教唆挑逗或脸红心跳或沉吟不语或眼波流转地,就这样近乎野蛮地,闯进了这个夜晚; 把那些尚未在车间里被压榨被锻造被塑形被装瓶的生命力,如新买而鼓胀的牙膏,挤入这个破败的街道,挥洒得到处都是。

多年来已习惯独自咀嚼生活的你,竟有些嫉妒了。

缓缓地,你驶临一个寂寞的路口,将那些年轻的酒神们连同尾气,抛进了身后黑夜的垃圾箱中。车子转过头来。朝着远处城市的霓虹灯,你重重地踩下油门,加速驶入那个五彩斑斓、破碎的梦。


lazyrobot.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