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6
做梦的人

医生告诉G,至少要减下二十斤来。说话时,右手食指的第二个指节一直敲打着桌上的诊断书,表情轻蔑而严肃。于G而言,如同被宣判了死刑。

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仍被上面的数字吓了一跳。一年前,同样被告知有严重肥胖症时,他就下定决心要摆脱这个数字了。于是他扔掉了秤,极少在镜子前驻足,绝口不谈运动跟恋爱的事,当然,再也不来复诊。但数字并没有消失, 而是在暗地里疯涨。这次把他带回来的,是越来越多的疼痛和越来越长的失眠。

“运动!”,医生向他强调,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了。但G只是一味低头回避他的目光。在G的字典里,运动是对意志力无休止的磨损而必将以失败告终的尝试,如同以手掬水。

他跟医生讨了一个月剂量的安眠药,是这次会诊的唯一收获。

这天晚上, 他终于睡到了长久以来的第一个好觉,甚至还做了梦。在梦中他站在一条暗红色的跑道上,跑道远远地向前伸展,最后消失在在目力所不及的一片灰霭之中。他的旁边,两百米开外,一条林木线与跑道并排向前, 星星点点的夕照穿过林间的缝隙落在他的身上。那种熟悉的沉重感消失了,他感觉双腿蕴满了风。

早上醒来后,G筋疲力尽,小腿肚上的酸疼却让人舒服。通过手机屏幕的反光,他看到自己脸上沁出了大颗的汗珠,双颊呈现出那种剧烈运动后特有的酡红色。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因而肯定梦里的奔跑产生了实际的效果。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个夜晚他都回这条跑道。梦里跑步时,G能感受到肌肉的收缩,那因疲惫而引起的胃部抽搐让他觉得无比真实。生活里固然有诸多身不由己,但在梦里,跑步是唯一要做的事情。况且夜晚漫长,跑道又似乎无穷无尽。当他最终因体力不支而萎顿于地时,看到紫红色的天空低悬于触手可及的位置,围绕他越来越快地旋转,很快变沉沉睡去 – 然后, 就从梦的这一头醒来.

他敏感地察觉到了身体的一些细微变化。一种从未有过的畅快感如电流一样流遍全身,裤腰也明显明显松了一圈。

明天就是复诊的时间了。

这天晚上,他跑得比平时都要久,久到忘记了时间, 久到疲惫感如潮水一样涌来又退去.

他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除了心脏如锣鼓一样在拍打着胸腔。

坚持住,他对自己说, 明天就要复诊了。

他感到嘴唇发干,地面在晃动,天空好像一架燃烧的巨型飞机向着地平线俯冲。

坚持住,他对自己说。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有医生的面孔,有一条女人的大腿,似乎来自他每天上班都会经过的那家健身房的宣传画。

疲惫感像一只手悄悄伸进了他的胸口。我要不要停下来,刹那间他突然惊恐地问自己. 他感到那支手握住了他的心脏,但双腿仍在向前奔跑,自己似乎对此无能为力。

巨大的恐惧突然攫住了他,他想大声呼喊。但在他张开嘴那一刹那,那只握住他心脏的手突然攥紧了。

他猛然跌倒在地。

同以往的每个早上不一样的是,这一次G再也没有醒来。


lazyrobot.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