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7
鱼头

1.

昨晚的雨下了整整一夜。

这一夜,王梦见自己身陷在沼泽地中,醒来后感到精疲力尽。坐起来,头搭在床靠上,他听着窗外的雨声,感觉此刻的宁静正处于破碎的边缘。

屋外传来了妻子的声音,“醒了就出来吃饭吧”。

桌上已经摆好了两碗粥和一笼包子。一份报纸也放在了他的座位上。他坐下来,妻子又端上来一碟咸菜。妻子在裤子上擦擦手,坐在了他对面。

“今天有什么新闻?”她问。

他把报纸放到一边,用两指捏着鼻梁。

“还不是那些”,他说,手拿开,鼻梁上出现两处指甲印记。

“湖人赢了”,他说。

“那个科什么是不是要退役了?”她问。

“科比”,他说,“科比.布莱恩特”。

他喝了一口粥。

“今天他打了场好球”,他说。

妻子起身去够那碟咸菜。他把碟子推到了她跟前。

“张颖结婚了”,她说。 “张颖,你记不记得?我大学同学,三月份来我们家吃过饭”,她说。

王说他没有印象了。

王说让他再想想。

王端详着手里的包子,好像那就是那个人的脸。

“我记得她带副眼镜”,他说,”她那个时候还没对象吧?”

“她不戴眼镜的”,他妻子说,”你说对了,可人总是要结婚的”

2.

王把车子开出车库时正好是8点过10分,没有比平时晚,也不比平时早。但在要上高速的那条路上,他遇到了长长的车队堵在那里。他打开车窗尽量往前望,只看到稀稀落落的几个人在雨里走着。更远就看不到了,车队像是一条被按住了七寸的蛇,它的头消失在了前面的路口。

他瞥了眼时间,知道自己上班要迟到了。他点燃一只烟,顺手拧开了广播。

广播里正在播报防汛消息。广播里说这是五十年内降雨量最大的一场雨。广播里的人说,大坝完成了五十年来第一次泄洪。

“五十年”,王心想,”比我岁数还长哩”

王再次把头伸出窗外,长蛇仍然看不到头。

一些微小的东西正在滋长。手握着方向盘,他看着仪表上的时间跳动,等待着,直到它长到按捺不住的大小。

他打转方向盘。车开出了队列。

3.

车开得很快。王把车窗都摇开了,碎雨飘了进来。

离大坝越近,焦灼越是像藤蔓一样爬上来。

车停在了公路的尽头,王下车,走上了一条石板路。

最后大坝耸在他头顶上时,他的皮鞋泡透了,衣服淋湿了,裤子像鱼鳞一样贴着肉。

王闻到了一股鱼腥味。

就是这里了。焦灼像潮水一样退去,恐惧爬上岸来。

王把皮鞋脱到了一边,放好,小心翼翼地爬上了面前的小土坡。站在上面,腥气的河风刮着他的脸。他向下看,看到了成千上万条无头的鱼尸。它们像塑料玩具一样堆积在河岸。乌云一样的苍蝇弥漫着,有些俯冲下去,像芝麻一样撒在尸体上。

这些鱼是随着泄洪从高处跌落下来的,摔在河面上时,撞击力沿着鱼鳃缝剪下了它们的脑袋。

王站在那里,感到头晕,感到心正被一阵阵的揪紧。

远处似乎有一堆密密麻麻的东西。恐惧,还是恐惧以外的什么力量,把他往前推了一两步。看得清楚些了。接着又一步。王站住,呆在那里,大张着嘴巴。巨大的绝望从身体里爬了出来,把他吞噬了。

他看到一颗颗被剥落下来的鱼头,密密麻麻堆在那里,而每一颗鱼头的眼睛都在看着自己。


lazyrobot.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