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9
马尔丁

这座名字叫马尔丁的小城位于唯一通向她的路上,她是这条路的终点也是起点, 因此没有人会偶然经过马尔丁。这是座普通的城,是你可以在平原、河谷、山坳、海边、下雨的清晨、日落的黄昏都可能遇到的城,除了一点:在马尔丁每一个名字都归属于两个人,两个人过着各自的生活,永远不会在同一个场合出现。你可能在城东遇到一个叫威尔金的木匠,在西边却碰到同样叫威尔金的作家,可是城里的人拒绝承认有两个威尔金,“他只是同时是木匠和作家而已”。当你走进马尔丁,名字会和你最先认识的人绑定,而另一个人则仅会成为它的补充,一个游魂,一个没有归宿的形象。所以,你要谨慎地选择进入马尔丁的时机,但一些事情仍然不能避免:来马尔丁寻找智者的人最后遇见了屠夫,寻找婊子的人却碰到了圣女。因此,旅人们对马尔丁的评价并不统一,一半的人说她在堕落,一半的人说她在上升。

我要去马尔丁找寻一位占卜师, 据说她能通过掌纹解开你现实的藤萝, 在星河与沙盘中为你指引命运的方向.我来到马尔丁时,天还未亮, 我在城外暗蓝阴影中反复徘徊,直到启明星升起, 让我可以依稀辨认出城墙上的青苔, 涂鸦与破损的条形石灰石。我决定走进城门,穿过它短暂的阒黑甬道来到马尔丁的内部。我将眼前的她与想象的她一一对照,忍受它们表象上的巨大差异,试图发现隐蔽的吻合之处来确保我进入了正确的马尔丁,确保我能在错综复杂的表象里还原出前进的路。一条潮湿阴冷的石板路代替了宽阔的被木棉树遮蔽的林荫大道,但我识别出了它们相似的坡度;菱形的广场代替了菱形的花坛;城西的药材铺前并没有一个永恒的老头子坐在门口,棺材铺的门面上也没有白色的帷幔,但我看见了同样在晨风中咣咣作响的巨大圆形招牌,闻到了同样黯淡的死亡气息。 最后这条分界了现实与想象的路把我引到了一间巨大槐树背面的倾斜木屋内,找到了这位在旅人间赫赫有名的古怪老人。

在眼睛适应了从晨光到阒暗的短暂晕眩后,屋里的景象开始析离出来,于是我就看到了那张密布皱纹的脸,于是我就看到了那对像深渊一样凹陷的眼睛,正如一位深谙他人的未来却对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的人那样。她递给我一杯药水。

“这是掺杂了曼陀罗与迭迭香的春药” 她说, “还有蟾蜍的眼睛与犀牛的角”

“可是我来是因为我深陷进了现实的罗网迷失在了未来的无限可能中”

“因此你需要足够多的欲望”,她说。

我瞪大了眼睛。我不知道我是应该留下来还是转身离开,因为我在错误的时机进入了马尔丁.


lazyrobot.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