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29
波蒂瓦尔

波蒂瓦尔是一座不大的城,你只需花上一个下午,就可以走遍那些享有美名的地标,邮局、鲜花小道、教堂广场、白鸽喷泉等等。你可能会心生疑问,这么小的一个地方,是如何亘古不变地满足游客的好奇心的?那个在邮局旁兜售明信片的干瘦老头也许会回答你,因为每一个到过波蒂瓦尔的人,无论你两手空空,也无论你带走一件什么样的纪念品,印着白鸽喷泉的体恤、教堂广场的微缩模型,还是鲜花小道上的鹅卵石,波蒂瓦尔都有办法让你留下一件私人的东西。

在波蒂瓦尔的教堂广场上,我邂逅了另外一个旅人,我们通过眼神与嘴角的曲线把对方从众多观光客中区分开来。她告诉我,她来自一个海边的城池,每一天潮湿咸涩的海风都会送来一艘白色桅杆的大商船,然而并没有告诉我这座城池的名字。我在记忆里搜索、过滤、检视,把众多孤立的点连线,沿着连线去拜访一个个的点。这里是不是有座临海而建的城?风从哪里来,从海平线上,还是从遥远的腹地翻山越岭而来?它的港口停着怎样的船,是蒙着灰色毡布的渔舟,还是轰鸣不止的远洋货轮?然而不论是怎样的风怎样的船,我都能看到她的背影坐在黑色的大礁石上,等待白色的桅杆。我这么做的同时,我们开始聊天,分享彼此的旅行见闻。她向我描述了一个一天有两次日出的小镇,早上六点是第一次,傍晚六点当巨大明亮的月亮从屋顶上跳出来时,小镇的人们声称这是第二次。而我则向她描述了德佐的午夜钟声,和建造在湖边的玻璃城墙。我发现,我的故事总是在互相模仿与补充,构成一个不断重复自己的螺旋结构,而她的故事则是一个向四面八方无限延伸的平面。我们陷入热烈的交谈、争执与感叹,忘了时间与交媾,当下午六点的教堂钟声响起时,她道别离开,而我继续等待一个没有日落的黄昏。


lazyrobot.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