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23
一张没有PS的照片

这件事情也发生这么久了,每次想起来我都觉得耻辱,觉得愤怒。我现在要把它讲出來,怎么说呢,虽然不愿自揭伤疤,但是一件事情发生了,总得让人们知道吧?就是那天中午,我在我女朋友家--唉,现在说起来我都脸红--发现了张没有ps的照片。

一张没有ps的照片。你能想像吗?在这个年代,一张没有ps的照片?老实说,跟她相处了这么久,我从来没想过她竟是这种人。

我当时很愤怒,我跟你说,心脏要跳出来了。你觉得我会做什么,大声的斥责她吗,两手拍桌子像只猩猩那样?不会的,在那个时候,我不会这样做。我是沉静的引导她,给她帮助。你知道的,我不愿意看到任何人走上邪路,更何况是我的女朋友。

这张照片,我从茶几上把它拾起,这张照片是怎么回事?

呀,这张啊! 她咧开嘴对着我笑, 就是那天我在江边散步,一个男人走过来说,我抓拍了你一张照片。

她学他的声音,捏着嗓子。

“你好,小姐。不好意思,但是你太好看了,在这个地方,这个背景下,太好看了。所以我抓拍了你一张照片。你看看,喜欢我就洗出来送给你。”

我觉得拍得不错呀,你看,这个夕阳拍得多美,我的眼睛,你看我的眼睛,鼓得像只金鱼,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所以,就是这样子咯,我收了他的照片。 她说。

不不,你没明白我在说什么,我皱眉。

等等,她的意思是说,这张照片还有个副本在另外一个人手中。 一张没有ps的照片在另外一个人手中?! 这个念头要让我抓狂了,那一刻我真想重重的拍桌子,大声地吼她一两句,像只猩猩那样。

但是我没有。算了,我跟自己说,要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

我是说,照片在洗出来之前,什么也没做吗?

什么也没做。能做什么呢,比如说?

ps。

照得挺好的,不需要ps吧。

这个狂妄的女人!

不,跟照得好不好没关系,宝贝儿。任何照片都需要ps。你看,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事物,任何事物都有缺陷,有缺陷就需要ps。

可是,这张照片,难道你真的觉得有需要吗?你觉得我丑吗?

这个居然狂妄到认为自己不需要ps的女人!虽然我得承认,照片里的她确实挺好看的,大眼睛,高鼻梁,是我们通常所谈论的“美女”--但这不重要,这不是问题所在。

不,宝贝儿,你很漂亮。但是这并不是漂亮和丑的问题,这是态度的问题。是一个人肯不肯付出精力去展现自己美的一面的问题。比如你,当然你很漂亮,不然为什么我第一次见到你后就开始追求你呢?你的眼睛很大,鼻梁高,这些都很好,可是也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每个人都会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不是吗?比如你的脸颊有些松弛,比如你的牙齿不够整齐。当然,我们不是上帝,我们不能决定我们长成什么样子,但是我们可以做我们照片的上帝,不是吗?

可是我觉得ps后的自己就不是自己了。

天,她说的什么话!我这才发现原来她什么都不懂。我以前是不是太沉湎于她的美色,而对她的人品浑然不觉了?她好像也察觉出我动怒了,气氛开始变得有些诡异,有点严肃--这是好事,因为我正打算要严肃地跟她讲讲了。她需要这个。

比如说,你剪了头发,你还是你自己吗?

是啊。

比如说,你出了车祸,断了只手,你还是你自己吗?

是。

很好。比如你把下巴磨尖了,你还是你自己吗?

这,当然也是啦。可是,整容跟ps,毕竟不一样呀。

说整容跟ps不一样,这是歧视,宝贝儿,是对那些或者没钱或者没勇气去整容的人的侮辱。我要提醒你,这是一个人人平等的时代。 如果你说,一个人整容后还是自己,那么一个人被ps后也应该是她自己,虽然那样看上去会更像范冰冰,或者angelbaby。其实你这么说,是你自卑了,是你觉得自己不可能变成照片里的那个人。不要这样想,宝贝儿。你可以变成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但是,我并不觉得那些ps后的照片会更美。我是说,难道你不觉得自然的才是最美的吗?那些千篇一律娇柔做作的白皮肤大眼睛长腿,让我觉得恶心。

这句话真的让我发怒了,如果说之前那团怒气还卡在嗓子眼的话。她不明白人们在屏幕前辛苦的劳动只是为了给这个世界增加一些美好,而她,这个自私的人,什么都不做,如此懒惰,却把它称作“自然”,称作“美”!

我抓住她的胳膊,把她带到窗前。那一刻,我有点昏了头,我承认,手重了点。但是事后我会向她道歉的,我会说,宝贝儿,对不起,但是我是爱你的。然后她就会原谅我。但是那个时候不行,我要保持愤怒,愤怒可以帮助我讲道理。

我把她带到窗前,我指给她看。

你看那草坪,被人工修剪后,它们自然吗?他们美吗? 如果让它们自然生长,你觉得会长成什么样子?

你看对面的高塔?自然吗?可是它是这个城市的地标。

还有公园,你一个月要去好几次,每次都要带上相机。 还有你散步的临江大道,临江大道上的霓虹灯,它们自然吗?它们不美吗?

我问她,一只手在窗前划拉,要把所有目光所及的东西都指给她看。这个城市根本就没有所谓“自然”的东西了,动物被关在笼子里,植物被养在花盆里,自然吗?而这个女人,唉,一定是被上上个世纪的文学作品传染上的田园牧歌症,还在憧憬着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她不说话了,嘴唇往下撇,眼泪珠子开始打转了。我说了,我会道歉的,但不是现在。

现在你明白了吗,宝贝儿。

好吧,我承认你说的对。但是不改变什么,只关注外表太肤浅了。

她把脸撇到一边。

太肤浅了?天啊,又是这个陈年老调! 那些每天都要往自己脸上抹上成吨的粉的人,也会这么说,哎呀,外表还是太肤浅了,我要看书,我要开发我的内心美。结果呢,还是每天都乐此不疲地在圈里晒衣服晒食物晒脸晒胸晒大腿。 但这是合理的,不是吗?每个人都是这样,每个人都知道别人是这样,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 那些说自己喜欢看书的,不是真的喜欢看书,而是我们总得要说点什么,对不对?在兴趣爱好这一栏,我们总得填点什么,对不对?喜欢阅读,这个看上去是个不错的选项。然而这不叫虚伪。那些急于想得到另一半的人,会说“我多么渴望把我身体的一部分塞进你身体的一部分里”吗?不会的,他会说“我爱你”,然而对方会不知道他说“我爱你”,其实是说他想把他身体的一部分塞她身体的一部分里吗?她知道,但是就不能这么说,要说我爱你,这不是虚伪,这是约定。

那好,那你告诉我什么是不肤浅的?

我不知道。但我相信除去这些东西人总该有些其他的追求。

比如说读书?

嗯,这个可以算。

只要读书都算吗?读《七天精通ps技巧》也算吗?

她白我一眼。

我不知道,我说不好。

你瞧,她果然说到看书了,但是她说她也说不好。这些人,唉,这些人我见多了,总以为人类除了这身皮肉外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从小到大的科学知识都白学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阅读是灵魂的食粮”,说得跟真有灵魂似的。怎么说呢,我理解这些人,人总得要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对吧?比方说在一个聚会里面,大家都一样,怎么办呢?你说,我喜欢村上春树,这就让你不一样了,让你“出众”了,那边一个姑娘回你,哎呀,我也喜欢呢,村上还没评上诺贝尔奖的吧?你看,这就聊上了,并不需要你真的读过,你只需要知道这个人的名字(这有什么难的呢,村上春树的名字的出现频率已经跟摇滚明星差不多了),一些逸事,以及一本正经的谈论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却不笑场的素养。这点很重要,现代社会的基石就是不要拆穿他人的伪装,因为撇开这些伪装到头来大家都是一样,都是这堆血肉而已。所以还是披上的好,披上什么都行。文学青年?很好,但是要注意度。看村上春树的是文学青年,看卡尔维诺,马尔克斯也行,你要能背诵《百年孤独》那著名的开篇“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这就够了,但不要更多,更不要阅读那些完全不为人所知的作家,这就不是文学青年了,这会让你看上去像个怪物。毕竟,看到有人沉浸在我们完全不能理解的事物中,这让人感到害怕。

我来告诉你为什么你不知道,并且说不好。因为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我指向东北方向。那是一栋烂了尾的商品楼,投资人跑了,但墙壁上硕大的广告语还清晰如旧。

念给我听,宝贝儿。

她皱眉。

“城市生活最美好的地方在于,每个人都有机会征服城市”

“每个人都有机会征服城市”,你听听,虽然我也承认它说的空无一物,但是听听它的语气。“每个人都能”,这不正是这个时代每个人的想法吗?每个人都能成为亿万富翁,每个人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每个人都能变得比她本人更好看。

知道这是什么吗?

恶心透了的广告语。

不,它就是我们这个时代。 在这个时代,每个人本质上都是一样的,每个人都能成为另外一个人。在这之前,在那个还有贵族平民的时代,一个人不能期盼成为另外一个人;而现在,你必须和别人是同一种人。 以前,是威权在阻止你,现在是你的邻居。 明白了吗?这个时代不允许存在一张没有ps的照片。

她沉默不语。 我知道,她被说服了。

答应我,以后一定要把照片ps了才拿出来好吗?

她点头。

我爱你呢,她说

我也爱你,宝贝儿。


lazyrobot.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