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2
失眠

在那个被夕阳染得昏黄惨淡的下午,王二垂首坐在光影之间。他最后的时光正在流逝,他最后一丝记忆悠悠而起,飘向那个遥远的午后。

那一天正是春日暖阳。王二在熙攘的人群中看到一张陌生的脸,这张脸呈现出衰败已极的病容,似乎在无数次徒劳的寻求解脱后,彻底迷失在了镜前。失去了所有生的痕迹,又不幸的被死亡所遗忘。王二看向它的眼睛,四目相对时,突然掉进了冰寒的深渊,病毒沿着视线从一对双眸爬进另一双,像两根冰线灌进空洞的葫芦,引起一阵孤独凄凉的震颤。

从那时起,他开始没日没夜的失眠。起初他把它当作精力充沛的征兆,当作上天厚赐的时间财富,供他尽情挥霍。借此他完成了白天堆积下来的任务,看完了一直想看的电影,吃够了宵夜,在酒吧与ktv耗尽了剩余的精力,当这一切都失去了味道,再也找不到任何事情可做之后,他感到了黑夜带来的刺骨的孤独。他开始怀念睡眠,怀念它带给他的片刻安宁,以及对现实的短暂逃离。在漆黑的夜晚,他亮起了猫一样的眼睛,似乎如此,就可以看透黑夜的命运。他开始在房间里踱步,他移动衣柜、书桌、椅子、凳子、床、书、锅碗瓢盆、牙膏盒、橡皮擦,所有能够移动的东西,在房间里组成巨大的迷宫。他在迷宫中徒劳的寻索,最后彻底迷失其中。在某一个夜晚,他却找到了另外一个出口,可以直通到别人的梦里。从那时起,他开始穿梭在不同人的梦中。在那蓝色氤氲的空间中,他小心翼翼的行走,躲避梦主人的目光,不去惊扰别人最私人的自由。直到有一天一个人在梦中听到了他的哭泣,于是四处找寻,打开了所有的衣柜,翻开了所有的抽屉,钻进了每一处床底,捅开了每一块天花板,甚至检查了每一本书的夹页,在放弃的最后一刻,王二在黑夜中的眼睛暴露了他的形迹。梦的主人追循那若影若现的幽暗的眼光在最偏僻的角落揪出了他,此时的王二已是形容枯槁,巨大的痛苦让他面容扭曲,双手战栗,他被踢出了他人的梦境,并被勒令不许重返。

在接下来的每一个夜晚,在人们抛却了人世的负担,飞向轻盈的梦幻之境时,他被迫留在了尘世间,忍受具象的煎熬。他感到有虫子正在噬咬他的神经,蚕食他的记忆。他开始颠倒黑与白,混淆虚幻与现实、过去与现在。 他开始忘却那些古老的词语,像烹调、家庭,像冬季的暖阳、秋日的落叶。他失去了等待的耐心,充斥着对自己的愤怒。他抱怨一切都没开始,又哀叹一切还没结束。他成了孤独与痛苦的混合体。巨大的痛苦在他身体里澎湃,形成细小朦胧的黄雾, 笼罩着他,溢满他的房间,渗透到别人的梦里。于是春日的梦里,开始扬起黄色的尘暴;恋人的梦中,落下了微黄的细雨。最后巨大的痛苦唤醒了他的祖母,这位老人从坟墓中苏醒,多年的死亡让她的面容更加安详。她被王二的恸哭所召唤,颤颤巍巍的希望回到他子孙身边,用古老的回忆的力量给他带去慰籍。

老人淌过星夜下的河水,翻过云雾上的高山,走过荒芜中的故乡,与黎明的阳光一同到来。穿过房间繁复的迷宫,透过悲伤的黄色雾霾,她看到王二孤独得几近透明的身影,身影间一张憔悴哀伤如同失去了意义一般惨白的脸庞。与脸庞上空洞的眼睛相对时,这位死去了多年的老人竟感到阵阵寒意。刹那间老人明白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拯救他。

“唯有死亡才能给你带来安宁” ,老人悲哀的说。

“死后我会上天堂吗,还是会下地狱?”

“你会变成虚无”

说完,老人转身离开。走过荒芜中的故乡,翻过云雾中的高山,淌过星夜下的溪流,老人明白古老的回忆已在人世失去了它的力量,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在那一天夜晚,人们惊奇的发现,春日的梦里,尘暴消散了,恋人的梦中,雨停了,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黎明时分,有人推开王二的房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每一粒黄沙都安静的贴在地上,每一件物品都准确的待在它们应该待的地方,这个房间和世界没有留下一点王二的痕迹,就像他从未来过一样。


lazyrobot.me